澳门新葡3522最新网站_3522葡京集团|最新网站

新闻动态 媒体关注

叶小鸾、金圣叹与《红楼梦》

【光明书话】

上世纪八十年代关注叶燮和金圣叹

20世纪80年代,有一段时间我集中精力研究明清小说评点,于1982年出版了《中国小说美学》。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金圣叹对《水浒传》和《西厢记》的评点非常精彩,深感金圣叹是一个天才。在《中国小说美学》出版后,我继续从事中国美学史的研究,于1985年出版了《中国美学史大纲》。在这本书中,我认为明末清初是中国古典美学的总结性时期,而王夫之美学和叶燮美学是中国古典美学的两个总结形态的体系,是中国古典美学的光辉灿烂的双子星座。

在《中国美学史大纲》的写作过程中,我并没有放弃对《红楼梦》的关注。我发现,《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有可能受到叶燮美学的影响,而且资料证明,叶燮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有实际交往。于是我写了一篇文章《叶燮对曹雪芹的影响》(发表于《红楼梦学刊》1983年第三辑)。在文中我谈到,叶燮同曹寅有交往。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曹寅曾过访叶燮,互有赠答,叶燮并为曹寅写了《楝亭记》一文。这时叶燮的美学著作《原诗》已经完成。在文中我还谈到,据周汝昌先生的研究,叶绍袁(叶燮父亲)编的《午梦堂集》一书“颇予《红楼梦》以一定的影响”。叶燮的一位姐姐叶小鸾,既美丽又有才华,不幸十七岁就夭亡,林黛玉身上有叶小鸾的影子。林黛玉的诗句“冷月葬花魂”,“葬花魂”三字即出自叶小鸾的诗“戏捐粉盒葬花魂”。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曹雪芹对叶燮一家的作品非常熟悉,曹雪芹受叶燮思想的影响是极有可能的。

《中国美学史大纲》出版后,我请人为我刻了两枚闲章,一枚是“鼓吹金圣叹”,一枚是“发扬叶横山”,(叶燮晚年居横山,所以又号横山先生),寄托我对这两位清初学者的敬仰之情。

但是,当时我万万没有想到,金圣叹和叶燮这两位我敬仰的大思想家在实际生活中会有联系。同时,我也万万没有想到,金圣叹除了评点《水浒传》和《西厢记》,还会对曹雪芹《红楼梦》的创作产生影响。

新材料打开了我们的视野:“泐大师”和叶小鸾的“葬花魂”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时间过去30多年。在这30多年中,学术界推出了研究金圣叹的许多新的成果,特别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陆林的《金圣叹史实研究》一书,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过去不知道的(至少是我所不知道)的材料,打开了我们对金圣叹研究的视野。陆林这本书提供的材料证明,金圣叹和叶燮一家有紧密的联系,金圣叹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有直接的影响,而这种联系和影响的关键人物,就是叶小鸾。我这篇文章主要就是根据陆林这本书提供的材料来讨论这个问题。

叶燮(1627-1703),字星期,号已畦,浙江嘉兴人。他的父亲叶绍袁(1589-1648),字仲韶。母亲沈宜修(1590-1635),字宛君。叶燮是他们的第六子世倌。

沈宜修和她的女儿都有文学才华,叶绍袁编的《午梦堂集》就是收集沈宜修和她女儿的作品。不幸的是他们的子女中连续有人夭折。最先是三女叶小鸾(1616-1632),在婚前五日夭折,年方十七。接着是长女叶纨纨,因小鸾病亡哀伤去世,年仅二十三。再接着是次子世偁,因科场失利抑郁而死。再接着是八子世儴五岁夭折。因为家中屡次遭难,叶绍袁便和一位善于扶乩降神的“泐大师”有频繁来往。据资料记载,这位“泐大师”多次应邀到叶绍袁家扶乩降神,最重要的有三次。

一次在崇祯八年(1635年)六月十日上午,“泐大师”到叶绍袁家,叶绍袁问叶小鸾的情况,“泐大师”回答,小鸾原为“月府侍书女”,名“寒簧。”[1]

一次在崇祯八年六月十日夜间,“泐大师”把叶小鸾的亡灵从仙府招魂来归,小鸾表示愿意皈依受戒,于是“泐大师”审问小鸾是否犯有佛教反对的十种恶业,小鸾“矢口而答,皆六朝骈俪之语”。这个回答(后有人称为“破戒十吟”),通过叶绍袁、钱谦益等人在当时广为传播。最后一问为“曾犯痴否?”小鸾回答:“曾犯。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对于叶小鸾的回答,“泐大师”大为赞赏,说:“此六朝以下,温、李诸公,血竭髯枯,矜诧累日者。”

再一次是崇祯九年(1636年)四月二十六日午后,“泐大师”到叶绍袁家与叶绍袁对话,“泐大师”称叶小鸾“口吐珠玑,惊天动地”“天上天下第一奇才”。(第219页)

叶小鸾的这个“破戒十吟”在叶绍袁的《午梦堂集》和钱谦益的《天台泐法师灵异记》都有记载,当时不仅广为流传而且普遍受到赞美。如尤侗、周亮工、陈维崧,等人都对叶小鸾的才情(《破戒十吟》所显示的)大加赞扬。

到了当代,一些研究《红楼梦》的学者注意到叶小鸾的这个材料,他们发现叶小鸾的“戏捐粉盒葬花魂”中的“葬花魂”三字为曹雪芹所袭用,出现在林黛玉的月夜联句之中,即“冷月葬花魂”,他们又发现叶小鸾原为月宫仙子,名“寒簧”,这“寒簧”二字又出现在贾宝玉祭奠晴雯的“芙蓉女儿诔”之中,即“弄玉吹笙,寒簧击敔”,[2]因此红学家们认为这位叶小鸾可能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产生影响,如前面曾提到,周汝昌先生就认为叶绍袁的《午梦堂集》给了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以一定的影响。他认为,第一,整个说,一门妇女(少女)能诗,这就给《红楼梦》以影响,第二,就叶小鸾一人来说,少年才女,未嫁而亡,她的“戏捐粉盒葬花魂”末三字即为黛玉采用,足证林黛玉身上有叶小鸾的影子。[3]但是,当时红学家们讨论叶小鸾对《红楼梦》的影响时,不知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叶小鸾的《破戒十吟》,包括她的“戏捐粉盒葬花魂”,都出自“泐大师”和叶小鸾亡灵的对话,叶小鸾原为月宫仙子“寒簧”,也出自“泐大师”之口,在我们今天看来,“破戒十吟”也好,“寒簧”也好,都出自“泐大师”之口、之手(扶乩),就是说都来自“泐大师”的创造。所以,叶小鸾对《红楼梦》的影响,除了叶小鸾本人(体现在《午梦堂集》中)的影响之外,在一定程度上是“泐大师”的影响。

“泐大师”是谁?

那么,这位“泐大师”是谁呢?

看了陆林《金圣叹史实研究》中的资料,我才知道,这位“泐大师”原来就是鼎鼎大名的金圣叹。

这一点,当时的人都有明确记载。最早是钱谦盖的《天台泐法师灵异记》(载《初学集》)。叶绍袁的《续窈闻》和尤侗的《艮斋杂说》、周亮工的《书影》等都有记载。到了现代,学者们如孟森(《金圣叹考》)、陈登原(《金圣叹传》)等都引用了这些材料,但似乎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

金圣叹自称是天台宗祖师智顗弟子的化身,以泐庵大师之名,带三名助手从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开始,出入吴中一带的乡绅富户,进行扶乩降神活动,先后去过钱谦益、叶绍袁、姚希孟、戴汝义等家,当然最有名的是到叶绍袁家招来叶小鸾的亡灵和她对话。金圣叹的扶乩降神活动大约进行了十年,从1627年到1638年。这时金圣叹的年龄是二十岁到三十岁。

既然这位“泐大师”就是金圣叹的化名,那照红学家们,如周汝昌先生的看法,曹雪芹创作林黛玉也受叶小鸾的影响,就要改变为,曹雪芹创作林黛玉受到了金圣叹的影响。当然,叶小鸾本身的影响也不能排除,但是叶小鸾的“破戒十吟”中所显示的绝顶聪明和才华,在当时为无数文人所交口称赞,特别是以“痴”概括的“戏捐粉盒葬花魂”这句诗,也对曹雪芹创造林黛玉产生了影响,而这是金圣叹的影响。

叶小鸾的形象对《红楼梦》的影响

我们先看《午梦堂集》所显示的叶小鸾作为一个历史人物的形象,这个形象可以概括为三点:美丽,智慧,薄命。

第一,美丽。叶小鸾从小光彩耀目,当时是众口称羡。她母亲沈宜修说她“鬒发素额,修眉玉颊,丹唇皓齿,端鼻媚靥,明眸善睐,秀色可餐,无妖艳之态,无脂粉之气,比梅花,觉梅花太瘦,比海棠,觉海棠少清”。又说:她“风神韵致,亭亭无比”“笑笑生芳,步步移妍”。

第二,智慧。叶小鸾从小聪明灵慧,才气十足。四岁就能诵《离骚》,不数遍即能了了。十岁,正值初寒,她母亲说:“桂寒清露湿。”她就应了下句:“枫冷乱红凋。”十四岁,能弈。十六岁,有族姑善琴,略为指教,即通数调,清泠可听。家有画卷,即能摹写。每日临王子敬《洛神赋》,或怀素草书,不分寒暑,静坐北窗下,一炉香相对终日。

第三,命运悲惨。叶小鸾年十七而夭折,而且是在婚前五日以小病而逝。叶绍袁在祭文中说“红颜薄命,至汝而爽”。

一位少女,在她一个人身上,如果美到极致,又聪明极致,同时命运又悲惨极致,这是少见的,或者说是极少见的,而叶小鸾就是这样一个形象,用她父亲叶绍袁在“祭文”中说的话:“古今名媛闺淑,列于记载多矣,未有如汝美而慧,慧而多才,多才而朗识,备幽闲静贞之懿。”“无美不具,无惨不盈,天地暗然,云烟悽愁,曀雨朝零,西风夜哭。”[4]

这样一位少女的形象,看来对曹雪芹创造林黛玉的形象是产生了影响。不仅对林黛玉,而且对曹雪芹创造大观园中许多少女的形象,都产生了影响,一是绝世之美貌,光彩耀目之美。《红楼梦》中的黛玉、晴雯、芳官、尤三姐等人,都是绝美。用贾宝玉《芙蓉女儿诔》中的诗来说:“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二是绝代之才华,富有灵气。《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妙玉等少女,都有智慧,有灵气,都有诗人气质。三是天生之薄命。叶小鸾年十七而夭折,婚前五日以小病而逝。《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及一大批少女,都是“红颜薄命”,《芙蓉女儿诔》中说的“黄土垄中,女儿命薄”。

这是叶小鸾本来的形象。当然这个形象也是经过她父亲叶绍袁和她母亲沈宜修的一再渲染。

在《红楼梦》中“葬花魂”与林黛玉的悲剧命运联系在一起,“痴”成为“有情之天下”的概括。

我们再看金圣叹(泐大师)的“破戒十吟”为叶小鸾的形象增添了什么?

人们自然首先想到“戏捐粉盒葬花魂”这句话。人们重视这句话是因为林黛玉月夜联句的诗“冷月葬花魂”用了“葬花魂”这三个字。这句话确实重要。但是这句话之重要,不仅是“冷月葬花魂”这句诗,而是曹雪芹因此把葬花这件事将林黛玉的形象和林黛玉的整个人生放在一个十分重要的地位。作者在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七回专门写林黛玉葬花和葬花辞。先是写林黛玉葬花。三月中旬的一天,宝玉看见林黛玉担着花锄,挂着花囊,拿着花帚,要把落花扫了,装在娟袋里。她说倒在池内流出去依旧把花糟蹋了。她在犄角里有一个花冢,用土埋上,才是干净。这就是“质本洁来又洁去”。接下去,就是葬花辞,“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曹雪芹把葬花和林黛玉的悲剧命运联系在一起,而且突出了“痴”这个概念。在泐大师和叶小鸾亡灵的问答中,“痴”是概括“戏捐粉盒葬花魂”这个行为,而在《红楼梦》中,“痴”被曹雪芹提升为对于林黛玉、贾宝玉及一群有情之女儿的性格特色的概括,提升为对整个“有情之天下”的概括。书中写到这葬花辞被宝玉听到,感动得哭倒在山坡上,林黛玉听到悲声,心中想道:“人人都笑我有些痴病,难道还有一个痴子不成?”这番描写就是把黛玉和宝玉用一个“痴”字连在一块了。不仅黛玉、宝玉,龄官画蔷也是一个“痴”字,尤三姐自刎也是一个“痴”字,贾宝玉写“芙蓉诔”也是一个“痴”字,整部《红楼梦》就是写一个“情痴”的女儿世界。“痴”是对于大观园中“有情之天下”的概括。所以全书一开头说:“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叶小鸾形象(经过“破戒十吟”等金圣叹的增色)对曹雪芹的启发,集中起来,就是“葬花”,就是“痴”。“葬花”不仅是一个孤立的行为,而且是整个人生的概括,是命运的象征。“痴”是对于多情之少女以及整个“有情之天下”的概括。如果这个说法有道理,那么金圣叹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影响可以说十分巨大。

当然,说金圣叹的影响,只是说诱发曹雪芹创造的灵感,并非说《红楼梦》的意象世界是金圣叹的创造,《红楼梦》的意象世界依然是曹雪芹的创造。

现在我们把前面说的概括一下:

第一,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确实受到叶绍袁《午梦堂集》的影响,因为曹寅(曹雪芹的祖父)和叶燮(叶绍袁第六子)有实际交往,同时由于金圣叹(“泐大师”)和叶小鸾的亡灵对话(“破戒十吟”)经过钱谦益、叶绍袁的大力宣扬,在当时的文人圈子中非常有名,再加上曹寅的藏书家、出版家的身份,所以曹雪芹对于《午梦堂集》一定是很熟悉的。

第二,《午梦堂集》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影响如周汝昌先生所说,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叶绍袁的夫人沈宜修和几个女儿都有才气,这个文学家庭对于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创造大观园可能有启示。另一个方面就是叶小鸾的形象。叶小鸾的美貌、才气和出嫁前五天病亡的悲惨命运对曹雪芹创造林黛玉的形象有启发。

第三,叶小鸾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有影响,其中包括了金圣叹的影响,就是叶小鸾“破戒十吟”中的“痴”的概念和“戏捐盒葬花魂”的诗句。到了《红楼梦》里,“葬花”和林黛玉的整个人生联系在一起,成了她的悲剧命运的象征,“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曹雪芹强化了这个人物的诗意人生和悲剧命运。同时,“痴”这个概念成了大观园中一群情痴少女的性格和命运,以及整个“有情之天下”的概括。一部《红楼梦》,就是“冷月葬花魂”的悲剧,就是以“痴”为概括的“有情之天下”被吞噬的悲剧。这里有《午梦堂集》的影响,叶小鸾的影响,这里也有金圣叹的影响。

(作者:叶朗,系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

[1]陆林:《金圣叹史实研究》,第218页,219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

[2]“葬花魂”与“寒簧”句的出处,可参考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红楼梦》(中册第1092页,1138页)

[3]见叶朗《叶燮对曹雪芹的影响》、《红楼梦学刊》1983第三辑。

[4]以上叶小鸾的材料,均引子《午梦堂集》,中华书局2015年版,第247页、443页、447页、449页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新闻
联系我们技术支持友情链接站点地图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澳门新葡3522最新网站
网站开发维护:澳门新葡3522最新网站
Copyright 澳门新葡3522最新网站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0025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6号
Baidu
sogou